用“心”做好调解工作

作者:姚凌峰  发布时间:2011-08-10 11:23:17


最高人民法院确立“调解优先、调判结合”新的调解工作方针,对司法调解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近年来的审判工作经历,让我感受调解工作要做到合法理、通事理、近情理,主要是用好 “五心”,带着感情做工作,以法为据、由情入手、从心开始,带着感情做工作,从根本上化解矛盾纠纷。

用心把握重要性。调是手段,解是目的。调解在我国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社会基础和优良传统,历来在定纷止争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当前,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矛盾众多,纠纷频发。这些矛盾纠纷具有类型多样化、主体多元化、内容复合化、调处疑难化、敏感易激化、法律依据不健全等特点,判决结案容易导致申诉上访、群体性事件、执行难、积案多等隐患,不利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给法院工作带来空前压力。调解相对于判决来说,方式简便灵活,既能预防矛盾激化,又可减少涉诉信访,易从根源上解决执行难,彻底化解当事人的矛盾,实现案结事了,缓解法院工作压力和法官的责任危机,减轻当事人诉累,提高司法公信力,维护和谐稳定,达到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机统一。

悉心积累能力。法官在调解过程中不仅仅是履行定纷止争职责,更承担着释法解惑的法律宣传职责和弘德布正的价值引领功能以及息诉维稳的政治任务。“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做好调解工作,不仅要树立信心、耐心、责任心,还要具有政治意识、司法智慧,较为丰富的法律知识、社会知识、心理学知识和社会阅历,具备融法、理、情于一体的调解技巧,才能准确分析案件情势,把握当事人的诉讼心理和利益平衡点,抓住有利时机,引导当事人启动调解并促成协议。知识源于积累,能力在于锻炼。法官应该勤于学习思考,注重知识的储备,道德的修炼,司法良知的培育,工作技能的提高。

耐心做心理疏导。调解是用劝导消除纠纷,关键要把脉当事人的心理,将思想工作做实、做透。一方面,当事人形形色色,利益诉求不同,诉讼动机各异,性格心理纷杂。另一方面,“在适用法律过程中法官所做的一切判断,无不受到社会、诉讼参与人及自身心理特点及人格的影响。”将心理学知识运用于审判实践,既有益于法官自身保持冷静睿智,更有助于准确把握当事人的心理诉求,通过电话铺垫、当面接触、中间人协助等多种方式进行心理疏导,解开心结,使当事人有一个从心燥而心平到心动的心理过程。“把话说到当事人心坎上,调解就成功了一半。心理疏导是打动当事人、取得情感认同接受调解的前奏,要理解、尊重当事人,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形成心理互动,用足够耐心和责任心在倾诉与倾听中强化认知和辨析能力,寻找与当事人沟通的切入点,引发心灵共鸣,捕捉最佳调解时机,提高调解效率,最终促使达成和解。

全心把握利益平衡点。纠纷说到底是利益冲突所致,处理案件实际上就是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心理疏导、情感认同的目的是展开利益平衡,劝导当事人进行相互妥协和利益取舍。某种角度而言,调解工作是法官于案牍之间在和双方当事人进行攻心伐谋的利益平衡之战。要吃透案情,放眼全案,聚焦争点,发现弱点,寻找突破点,引导当事人明白诉讼的实际意义是要最终解决问题,将诉讼活动的重心调整到提出方案、解决争议上来,平衡彼此利益,寻找让双方都能够接受的均衡点,如同心理学中的“刺猬法则”,既可以获得“相互取暖的温度”,又不至于“太扎痛对方”,由单纯的胜败之争走向和谐共赢。

   真心把握法与情的统一。调解是行使审判权的一种方式,也要满足当事人对公平正义的需求,具体工作应当以大政方针为指引,坚持合法、自愿原则,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意愿,保障其诉讼权利,辩证反思,查找不足,实现调解工作的健康发展。不能为追求调解结案而无原则地违法调解、强迫调解,不负责任地“和稀泥”,难以做到案结事了,与调解的根本目的背道而驰。

编辑:李娜    

文章出处:唐山中院 民二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