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人手记】人生最美是重逢

作者:丰南法院张瑜  发布时间:2018-10-17 09:20:28


编者按:今天与大家分享的文章是丰南法院一名干警在北戴河参加业务培训与老友重逢时的所思所感。"久别重逢非少年,执杯相劝莫相拦。” 描绘重逢的诗句很多,你是否还会想起假期中与老朋友的重逢和相聚,或激动、或感慨,有人成长,有人老去。现在,让我们一起看看作者在那座有海的城市与老友重逢时的情景...

凌晨四点半,我从睡梦中醒来。

在一个有海的城市,睡眠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却也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最踏实的一次。

没有梦,好的坏的都没有。

听到一阵人语,我猜看日出的人们又出发了,闭上眼想继续睡下去,却怎么都睡不着。

这是真正的九月,这也是真正的秋天。想起昨天出发前,小闺蜜在微信里说,一定要多带些厚衣服,山竹要来了。

作为一个自诩要以写作为生的人,这次出行我特意带了电脑和刘同的书,舍弃了几件漂亮的衣服和离不开手的零食。

人的心情开始变得舒适和柔软,大概是从重逢一些人开始的。

我喜欢重逢这个词,因为它多半是带着欢喜的。好像一切都可以在时间的掩盖下,变得不那么重要,又变得那么重要。

本是一个人的旅程,在昨天下午有些意外的变成了两个人。少华姐从邢台赶过来看望家人,我改签了车票,我们得以一起同行。

一路上走走笑笑,想起很多事情。

我翻出一张照片给她看。两年前我们初见,她坐在我的右手边。我还记得,她指着《天平》里和我同名同姓的姑娘问我,这个是你吗。一年前在看日出的队伍里,我再次看见她。回来的路上,我们说好要加好友,后来歇脚的时候忘记了。

人生就是这样,很多人走着走着又重逢在某个路口。还好,你很好,我也未变。

和玉英姐认识九年了。这个数字当我们面对面的坐在一起,才觉得有些恍惚,这个陪伴我很多次的姑娘,我还没来的及跟她说一声谢谢。

昨天我下车的时候,她跑过来抱了我一下,很多话好像不需要说出口。回忆起我们的初见,在我的城市。那时候的她,也是差不多长度的头发,只是现在瘦了好多。

因为交换过一些心事,我们变得很是亲密。那些一起开过的关于别人的玩笑,彷佛还在昨天;那些陪我走过的幼稚的昨天,又仿若刚刚发生。

她说,我一定帮你把四季收集齐了,就算送你的礼物。于是,在《燕赵法苑》上很多人看见了我写过的卷首语。从关于春天的一切,到窗外的夏天,再到秋又来了。

说也奇怪,我在写秋的时候就想好了冬的名字,大约在冬季。只是,我好希望时间可以走的慢一些,慢到可以真正的想明白一些事,慢到做好了准备再去迎接下一个开始。

有一个拥抱来的有些突然,我在楼下有些意外的碰到了丽芳姐,像分开很久的老朋友,我们给了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说,小鱼你还和以前一样,一点也没变。是的,流光容易把人抛,我还是你初见的样子,这是我最快乐的事。

三年前我们第一次见到,那时候我就想,这个姐姐好温婉,她的文字写的清丽脱俗,是我喜欢的样子。后来的我,偶尔听她读过的诗;后来的她,偶尔看我写过的文。

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她我遇过一些人,一些在我看来依然很特别的人。此时此刻,王敬同学一定会对号入座了。好吧,你算一个,最重要的一个。

人生真的很奇妙。

两年前做过同桌的小毅哥,两年后才加了好友。我们交换了一些做公众号的心酸和快乐,他也说他恰好带了两年前穿过的衣服。

两年前就见过的艳霞姐,两年后才算得上认识。原来在她的想象里,我应该是差不多四十多岁的人,没想到小鱼姑娘还是个小姑娘。

当然,还有一些熟悉的人,因为平时总是在朋友圈看见,显得少了些惊喜,却也有着别样的亲切。

比如那个经常夸我的,见谁都不忘介绍一下我的亚彬大叔;比如那个依然瘦瘦的,讲起话来软绵绵的艳静姐;还比如每次我发酒杯的照片,都会跳出来说自己酒量不好的虎哥。

当然,还有一些人,本来可以见到,因为种种原因未能相见,就像我还没来得及去看海。那我们说好了,来日方长。

以前呢,我写文章很少提到具体的名字,我总是觉得,你一定知道我说的就是你。现在呢,我想把我遇过的人,留在我的文字里。有你,也有你的名字。

里尔克说:你所看见和感受到的,你所喜爱和理解的,全是你正穿越的风景。

我在想,人生最美的应该不是遇见,而是重逢。

现在是早上的六点一刻,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

我醒了,我看见了光。

编辑:马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