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琴檀板碧玉箫

——程派青衣张火丁

作者:开平法院办公室 周桂彦  发布时间:2013-03-22 14:58:19


 

京剧四大名旦:梅、尚、程、荀(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我最喜欢程派,准确地说,是喜欢程派青衣张火丁。

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张火丁的。

毕飞宇是我喜欢的当代作家,根据他的小说《青衣》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反响强烈,主人公筱艳秋是京剧演员,为她配唱的就是张火丁。剧中主要唱段是《嫦娥奔月》。“白云飘,碧水流,青山葱翠;歌声里,炊烟袅袅,百花绽蕊竟芳菲……”张火丁的声音在幕后幽幽地传来,让人一听销魂。声音应该不是很亮,但闭上眼睛却能感受到金属的光泽;声音应该不是很高亢,但多高的声腔她都能扶摇直上,浑然不觉吃力,浑然不用担心,那美妙的嗓音能够把你的灵魂带到清冷的月宫。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她用声音活脱脱勾勒出了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痴情女子,挥舞着两根奔月的水袖,嫦娥,俨然就是张火丁了。

《青衣》播完,再也无处寻觅伊人的芳踪。每晚守着CCTV11,希望能循着声音,找到她那双幽怨的眼睛。可是,没有。倒是又发现了李胜素、于魁智、孟广禄、袁慧琴,这些京剧界的翘楚,也能够让人大饱眼福、耳福。可张火丁呢?我希望看到她不是为了饱眼福,而是为了享受红袖飞舞、幽咽娇嗔、云遮寒月、雾锁池塘,是为了让自己苍白的心陶醉。

终于有一天,看到她着粉底黑花的裙服,在演绎《春闺梦》。《春闺梦》是根据杜甫的《新婚别》及陈陶“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诗意编成的。编写此剧的京剧大师程砚秋是天才,而张火丁,便是把这天才作品演绎成仙品的人。她的眼睛,朦胧、惆怅、娇嗔、羞怯、惊惧、绝望;她的水袖,收放之间,把新婚别、梦中逢、鸳梦温、再离散,挥舞成漫天的浓愁。而她的唱,便是把世界上最美的醇醪洒遍了人间。“可怜负弩充前阵,历尽风霜万苦辛。可曾身体受伤损。是否烽烟屡受惊?”良人怯怯,垂问幽幽;“细思往事心犹恨,生把鸳鸯两下分。终朝如痴还如病,苦依熏笼坐到明。去时陌上花似锦,今日楼头柳又青。可怜奴在深闺等,海棠开日我想到如今”娇音婉转,亦怨亦嗔;“门环偶响疑投信,市语微哗虑变生。因何一去无音信?不管我家中肠断的人……”多么淡定的人,也在这一刻痴了……

张火丁在舞台上演绎喜怒哀乐,她把复杂的人物情感,全部拿捏到我认为恰到好处的分寸,所以,喜欢她。她的美,完全脱尽了人间烟火,不沾一丝俗气。梅派青衣李胜素也是我喜欢的,心中常常把李胜素比喻成《红楼梦》中的薛宝钗,而张火丁只能是黛玉。宝钗美艳、端庄、处事练达;黛玉清丽、绝尘、超然物外。宝钗是牡丹花,有香、有形;黛玉是烟、是雾、是不规则的玉,是月色中远处梧桐荫里传来的笛音……

    据说张火丁是一个“除了哥哥没有一个朋友,除了京剧没有其他爱好的人”她酷爱京剧,把一切都交给了京剧。她不善言辞,沉默低调。但我想,她一定有着绚丽多彩的内心世界,惟其如此,才能把自己的锦绣心肠融进每一个舞台形象。她一定有情不自禁的时候,只是这种喜悦,在舞台上用善睐的明眸在顾盼之间流露出来了;她一定有苦恼忧伤的时候,只是这种忧伤,在长袖飞舞的时候被甩出了。是的,笑声不能诠释喜悦,眼泪不能化解悲伤,有形的东西不能真正解脱无形的思绪。没有爱好,只有京剧最好;没有京剧,有一支可以任意挥洒的笔,也好。

又到了秋天,在如水的月夜,听张火丁的《嫦娥奔月》,心中会有着月白衫子的美人手持团扇袅袅地走远,会有清瘦的诗人吟着菊花在箫声中走远,会有自己的思绪生出银色的翅膀向天边飞……

人总是在行走,不是肉体就是灵魂。肉体在红尘中走得倦了,会停下来,而内心世界丰富的人,灵魂不倦,会踏着如歌的行板,采撷路旁旖旎的风景,向着完美的世界不停地奔走。

编辑:李娜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