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的“夏威夷”

发布时间:2013-08-12 10:56:09


 

夏威夷在哪?百度显示,它在西经157度,北纬21度,是旅游的圣地,游客的天堂,不过它不是我的夏威夷,我的夏威夷并不远,步行不到十分钟就能到,而且我也确实几乎每天都去那里,它就是我的工作地点,正规的叫法是汉沽农场人民法庭立案庭,不过我更愿意叫它为我的夏威夷。

叫它夏威夷那可不是凭空瞎叫的,它虽没有夏威夷的海浪、沙滩和草裙,不过它有夏威夷般的风(如此说来,好像叫它简装夏威夷更合适些),在这酷暑时节还有比那习习凉风更惹人喜爱的吗?闭上眼睛想一想,南面立案大庭的大门半洞开(因为两扇门其中的一扇出毛病了,开不了),风先进入立案大庭,然后从接待窗口钻入我们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前后两扇门都是开着的,为的是迎接从北窗而来的风,南北两风终于汇合了,就形成了夏天最珍贵的礼物—含着凉气的风。美中不足,我们的北窗不正对办公室的门,办公室的门也不正对办公室的接待窗口,而待窗口也没有完全正对着那半开的门扇,所以可以想像,这穿堂的风是扭曲着身子蜿蜒而来的,嗯,很有一幅抽象画味道。

我们的“夏威夷”的热闹程度不逊于那个夏威夷,上午往往是工作的高峰时期,管立案的工作人员有的回答这个人的问题,“你需要准备诉状一式两份,身份证原件复印件,必要的证据……”,有的录入案件信息,有的收费开票。一会来个取传票的人,一会来个找法官的,一会这边电话又响了,电话那头的口音南腔北调的都有。咨询和等待立案的人在窗口前排着,等着开庭的人或在一边坐着,或来回溜达着。有哭的,有笑的,有闹的,有不语的,有在大庭里辩论的,有小孩子乱跑的。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上演着一出出或悲或喜的戏剧,我们既是旁观者又是参与者。

盛夏时节的凉风毕竟是奢侈而少有,大部发时间我们的“夏威夷”更像一节闷罐车,一个风丝也没有,这里又离不开人,没办法,只能开始自我的救赎。什么,开空调?对不起,没有。不过我们有的是办法,小扇子与报纸、文件袋齐摇,定能摇出一个清凉新世界。只要是大小、重量合适有一定硬挺度的东西全都能让我们扇出风来。既环保低碳又间接锻炼了身体,真是一“摇”多得啊。

我们的“夏威夷”外面的院子里,门卫大叔在一个角上开辟出一个小小的菜园,架起了瓜架,瓜架下种着生菜。架上吊着的冬瓜青皮上蒙着白霜,一个个长的像大枕头似的。前两天大叔把一个“大枕头”切成一块块的摆在警卫室的桌子上,谁喜欢谁拿,上古之风犹存。

那远在天边的夏威夷真的很美,不过它能让你每天吃上老爸做的爽口的凉面吗?能享用免费的西瓜冰棍吗?有大叔的大冬瓜吗?去那个夏威夷是从你的腰包里往外掏钱,可咱这“夏威夷”不但不收钱还给咱钱,咱养儿养女、下馆子吃红烧肉、买胭脂花粉全指望着它呢。

我爱我的夏威夷。

编辑:李娜 陈梦洁    

文章出处:汉沽法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