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北大法学院学生会主席盗窃”看法律人的法律信仰

发布时间:2014-10-29 17:29:04


 

秦明(化名),1985年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县一个贫困家庭,父亲去世的早,母亲考打工支撑着整个家庭,抚养他和另外两个女儿。秦明大学就读于东北一所本科院校,大学毕业后又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深造。在校期间秦明多次获得各种奖学金、各种荣誉证书无数。秦明学习成绩优秀,经常参加社会实践活动而且还通过竞聘成为北大法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因畸形的物欲追求,他在校园盗窃,被抓时,他已经偷了100多件东西,大到笔记本电脑,小到一盒茶叶。2014919日,被北京市一中院以盗窃罪终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半。

   美国法学家伯尔曼在《法律与革命》中的名言人们耳熟能详:“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没有信仰的法律将退化成僵死和教条”。作为法律人,我们从本案需要反思,知法,守法。其实,更重要的还在反省自身:我们是否真的信法?造成法律人不信仰法律的原因何在? 

一、重德轻法的法律传统文化影响

   中国传统的法律文化以道德为准则,与宗法等级制度紧密结合在一起,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社会并不存在实质意义上的法治,也许有形式上的法治,但是缺乏崇尚法治的理念,法律不过是统治阶级统治人民的工具之一。于是在这种法律传统文化影响下造就了中国人“厌讼”的思想观念和心理特征,并逐步演化成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仍然从观念上影响着人们对法治的基本态度和行为方式,导致人们法律信仰缺失。

二、现行法律本身存在着缺陷

  首先,法律体系尚不够完善,在我国法治的进程中,特别是改革开放后主要体现为立法主导型,虽然大规模的立法使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工作基本有法可依,但仍然存在着诸多的不足:(1)立法缺乏前瞻性,把本没有成熟的社会关系作为法的调整对象,以及法律名存实亡。(2)立法冲突现象频现,下位法与上位法之间以及同位法之间的冲突日益凸显,而立法机关又未能及时解决,单是以单行条例的形式予以补充,容易造成新的矛盾。(3)立法权限不清,越权立法、重复立法的现象时有发生。

三、法学教育模式存在问题

虽然经过科班系统的进行法律学习、法学教育不一定创造法治力量,但也只有通过教育学习与培养才是培养专业化法律人才、培育法治力量的最佳途径。现阶段的法学教育更多产出的是法律机器人,法律成为了硬件,是谋生的硬件,是配置在“法律人”身上的“装备”,拆开“法律”就是零部件,法律没有在所谓的“法律人”身上找到一寸净土,没能在那里扎根,所以,为了生存,为了奔跑,很多“法律人”都可以甩掉身上的“负重”,法律因此形同虚设,法学教育模式需要改善与优化。

四、法律宣传不到位

其次虽然我国一直在大规模开展普及法律常识的宣传教育活动,但也一直是重知识、轻法理,重灌输、轻实效,流于形式,没有把培育受教育者的法治精神放在首要位置,造成许多公民只单纯了解些法规,而没真正了解法律所蕴含的目标价值,当然也无法理解法治的真谛。而且在法治宣传过程中的功利主义色彩深厚,多宣传义务而对权利宣传相比不到位,使公众难以产生对法律的热情拥戴,也不会给予充分的信任。

卢梭说过:“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从建构论的视角看,法治乃是法律人之治,法律人是中国由“治法”走向“法治”的主体性因素。法律人善于运用法律解决社会问题,敢于为权利和公正而斗争,并且信仰法律。一个社会的法律信仰状况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法律人的品格和社会信誉。如果法律人本身都不信仰法律,则社会的法律信仰状况则可想而知。

 

编辑:陈梦洁    

 

 

关闭窗口